一问上海乡村振兴:如何以创新修复乡村“转型之痛”?
发布于:2019-09-11 15:29  浏览:

  上海9月3日电 (郁玫樊中华)北拥迪士尼度假区、西临张江科学城,东接浦东国际机场,然而,处于这样一个“金三角”之中的浦东川沙镇,却面临着和上海大多数乡村一样的“转型之痛”。

  “川沙镇有42个村,近几年在推进‘五违四必’、‘高质量用地’过程中,第二产业基本转移,导致村集体经济锐减,”川沙镇党委副书记、镇长邵世志告诉记者:“农业产值占比不足1%。同时村内建筑用地减量化,导致纯商业性质的第三产业难以为继。”

  一边是亟待恢复绿水青山的乡村,一边是集体经济衰退、丧失造血功能的乡村,邵世志直言,这是上海乡村必经的转型之痛,同时也是在产业振兴之路上必须创新突破的关键一环。

  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川沙镇的乡村发展路线被定位为“休闲农业”。但在川沙镇副镇长徐闽看来,发展休闲农业要破除重重阻力。

  “休闲农业注重体验参与,需要配套休息、餐饮服务,但农业用地不可做经营,建筑用地减量化,村里几乎没有活动空间,”徐闽解释说:“在这种情况下,发展休闲农业的唯一出路就是做民宿。”

  这个“民宿”不同于其他。它在提供住宿之外,更多地起到提供游客活动、吃饭、交流娱乐空间的功能,在国土资源管理的红线下,“向民宅借空间”是它的创新所在。

  地处川沙西南角的连民村成为第一块“试验田”。作为典型的农业大村,连民村距离川沙的三个“黄金资源点”都较远,产业发展上难以借力,发展民宿或许是重新提振村集体经济的一个机遇。

  但民宿资金投入大,对村民来说又是“新事物”。资金从哪里来,民宅能否租得到,村集体经济又应当扮演怎样的角色,都是现实的难题。

  最终,川沙镇政府入股10%,基金公司占股10%,国有企业东方明珠房地产有限公司与民营企业上海富想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各持股40%,成立了上海明珠富想川沙(上海)民宿文化有限公司,作为民宿经营主体。

  连民村集体则以村自然资源入干股,享受其他股东5%利润返还以及川沙镇政府的股权利润返还。

  “镇政府入股作为有力的背书,给将信将疑的村民吃了定心丸;国企的规范性、稳定性在前期起到了稳定器的作用;而民企的活力、魄力和创新精神是项目落地的有力推进器。”徐闽这样解释股权结构分配的理由。

  更多难题还在民宿落地的过程中。

  首先是民宿的标准问题。既不属民宅,也不是酒店,民宿的审批标准在全国都无规可依。加之民宅建筑各异,楼梯宽度、民宅间距、消防通道等都难以按照酒店标准执行,因此,对消防、食品、公安、卫生等审批部门来说,都要面临严把关下的首次突破。

  更加重要的是建筑安全。租用的民宅系村民自建,从未验收,很多已是危房,安全隐患重重。为此,民宿公司承担了修缮加固民宿的任务,一栋房屋仅修缮费用就超过了100万。

  民宿对电力的需求极高。“一栋民宿需要相当于几十户民宅用电量总和,原先的乡村电网无法满足要求。”国家电网上海浦东供电公司“智慧能源村”项目负责人袁晨说。据此,国家电网针对连民村自然能源分布特点和村规划,进行了“量身定制”式的整体综合能源规划布局。袁晨表示,这在国内尚属首次,对新能源支持乡村未来产业发展具有探索意义。

  “对大家来说,这种突破看起来都是可为可不为的事情,但在事情推进的过程中,所有人都突破了局限,积极负责地商讨、创新,敢于迈出第一步。”徐闽说。

  2017年6月,连民村“宿予”品牌民宿取得了上海市民宿特种行业001号许可证。川沙馨庐民宿、谧舍民宿同批取得002号、003号许可证。这是全国首批民宿行业许可证,意味着民宿作为一个正规行业迈入了有序发展的轨道。

  民宿盘活了村内的闲置宅基地,休闲农业需要的活动空间也有了。运营一年多来,宿予累积客流量15万人,为村里的休闲农事体验、手工制作业甚至文创产业发展带来了流量基础。村民累计赚取1500余万的房租收入。

  “未来,民宿将成为连民村的产业平台,对接不同的企业资源,”在明珠富想川沙(上海)民宿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宿予”品牌民宿创始人王冠伦的规划中,今年底,与国家电网合作的乡村“新能源”主题民宿即将落成。届时,通过光能、风能、干垃圾处理系统与5G技术形成的“智慧能源魔方”,将实现水、电、暖的清洁能源自我供给,同时多余电力还可上网售卖。

  这或许会成为绿色乡村进行产业振兴的又一条创新之路。(完)